對生活和周遭的感知能力降到了新低。低到了連簡單的一句話也懶得跟自己說。倒是遇到了陌生人,反而可以好好說上三兩句話。依然喜歡聽故事,聽別人的生活,然而自己卻過得極其無趣。

 

又是一年了。

 

14、15年,由於曾經明確言說過的疼痛,而變得害怕,害怕身體機能順時間而流逝,害怕物理上的傷害終於勝於精神創傷。在上海這個巨大的水泥鋼筋混泥土森林里,茫茫然毫無去處,每一個假日,窩在關上窗簾的房間裡面,吃外賣,看劇,可謂“自得其樂”。想著要出門,可是除了吃喝逛商場,腦子裡沒有浮現任何一個可以去的地點。

 

想要去一個有山山水水的地方生活,在失落或者無聊的時候能夠親近大自然的地方。

 

記一件事,從一位新認識的台南小朋友那裡聽來的:

“去年,我們騎著機車,在海邊一路騎過去。跨年的時候,一路飆上山泡溫泉去了。”

9/22

在某個奇異的時刻,忽然點開了許多沒有打理的站點。也是過了好久,上一次認真的更新,是膝蓋最為疼痛的時候。一年多過去了,痛楚離我稍稍遠了些。也只是稍稍遠了些。有時候,依舊會疼,疼起來不緊不慢,就是清晰地認識到膝蓋的存在。存在果然是本該不應該被意識到,被意識到了,總是意味著更多的問題和煩惱。

 

今天,我在思考何為“尊重”。也是一個相當的難題。因為今天的我意識到,對於某些個的人,是打從心底沒法認同。無法認同本也罷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兒。可是呢,不認同居然引起了某種程度的“無法尊重”,忍不住就惡言惡語了。說話的語氣大多時候都不好,也無法好。這也許也不是一個問題吧。

 

人與人的相處也是件奇事。說來不能相互信任也都罷了,要是連基本的尊重都缺失了。我想,還是我自身的問題吧。像個小孩子似的,在某些個問題的面前,容不得些許的偏差。

 

我還是太嫩了。

蘇州河

 

 

Film. Summer 2013 @Shanghai

Film. Summer 2013 @Shanghai

轉:林白《過程》

去年說過兒時七夕的故事,今年轉詩一首。以此紀念一年來由詩歌而起的一段經歷。
祝大家安好。

 

過程

林白

一月你還沒有出現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裡遍地薔薇
五月我們對面坐著
猶如夢中
就這樣六月到了
七月,悲喜交加
麥浪翻滾連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裡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雲
九月和十月 是兩隻眼睛
裝滿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來 透過它的窗口
我望見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彌漫

我遇到过一位相当健谈的出租车司机。从中山北路到虹桥火车站,我已经知道了他有一个儿子,T大研究生毕业,在某研究所工作,妻子学历相当,已育有一子。司机大叔对生活可谓是相当满意,就是亲家经常跟他们抢着带小孙子。“唉!”他叹了口气。
他又很好奇,我从哪儿来、又是要上哪儿去。广东人,要去南京。可惜不是去婆婆家,不过是去看看当年的同学,顺便游玩一番。
“哦?你南大的?”他有些吃惊,“我有个老工友的儿子也是南大的。”
南大校友遍天下,何奇之有。
“他好像是中文系的。你也是中文系的?毕业以后去了北京当老师啦,房子也买了,买了好像也没有多久。前阵子,听说突然就死在讲台上了。”
我倒是大吃了一惊。
“小孩才多大,人就没了!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们。”
“那,他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姓张,叫什么我倒是一直没有注意。你也是中文系的?”
“叫张晖吗?日军,晖?”
“不记得了。你认识啊?”
“不认识,只是他还蛮有名的,这个事情也挺多人讲的。”我看了看百度百科,张晖也确实是上海人,“是崇明岛的吗?”
“对!是崇明的就就肯定是了!以前我跟他父亲一起在农村里面干活。就是崇明的!”

猴年馬月

1
猴年馬月。
這話是我那個重慶朋友說的。

五月,我路過山城,停一晚,第二天中午飛回上海。我跟他說起這事,本以為有空能夠一起吃個晚飯,可大足出市區一路都堵,到陈家坪已經過了七點。這個時候出門見面,卡在了晚飯和宵夜之間,略尷尬。想說,這次就算了。
我說呢,四川重慶肯定會再來,來日方長。
他回道,誰知道,下次是猴年馬月。
猴年馬月。
我心一慌。
猴年馬月,天命不可測。
見面,說話。一問,原來六月他就要去楓葉國了。

2
三月,我大病了一場。高燒三十九度幾,折磨了我三天。恰好,小然來滬出差。再是有氣無力,帶著滿臉病容,我也跑出門。

見到小然實在是高興。認識了太久,不算上認識但沒有說過話的日子,也足足六個年頭了。四年前,他剛從法國回莞,趕在他赴任羊城之前,我們第一次見面。大四那年,我來華師面試,正好他在浦東出差,那天也正好是他生日,但各有各忙,也沒見上面。相隔四年,在上海,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
“你幹嘛一臉嚴肅。”
“我頭痛,”頭真的很痛,大家又說了這麼多的話,又是四年的空白,各自的生活全然陌生,卻又是像從來就如此,話接著話,“我腦子轉不過來了。”

3
跟小田的第一次見面,沒有記錯的話是在航空烈士紀念園外面。
我什麼都不知道,借了一輛單車,就跟著车协浩浩蕩蕩出發了。目的地是南山湖。那次認識的人,有一些後來成了好朋友,有一些認識了就沒有再見面。
仙林到鼓樓,路過烈士紀念園,我想起了一個書本上看來的小故事。這個地方在我”南京必到之處”上,我就停下來了。小田跟在我後面,來不及剎車,撞了上來。前輪撞後輪,幸而速度不快,平安無事。他嘮叨了我一兩句,而後又上車走了。
是了,小田正是我那個重慶友人。

畢業之後,他是去了西藏。我知道他去了西藏,我也知道後來他去了武漢,再後來他回了重慶,馬上他要去楓葉國。
我說呢,怎麼我就覺得其實你哪裡都沒有去,就是畢業了悄無聲息地回了家考試申學校。
他看了我一眼。我忘了他回了句什麼了。

4
老師跟我說,三兩個月能見上一面的已是相當難得。我卻是過了許久,才慢慢明白這話。此時,唯有想到梁實秋那句:“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

兔子

人像我幾乎是不拍的,因由是懶得跟模特溝通。但在旁邊偷拍倒是樂趣不少。

20140524-004915-2955031.jpg

20140524-004913-2953176.jpg

20140524-004914-2954643.jpg

随1

慢慢地,身边留下来的都不是当初费煞苦心经营的;年岁渐长,君子之交和细水长流,也渐渐明白,也越发珍惜。

蜀地 6

回来之后,觉得很难过。

我还是不太擅长道别。

蜀地 5

5.2
雨天
泥路

茗山寺(两小时车程 一小段泥路步行上山 精品 风化严重 八个大像 两个被锁画家画画)
孔雀洞(孔雀明王 厨房 四洞窟 三毁存一)
舒成岩(大足境内 半边庙 说了好久才肯开门 道家 明淑皇后等)
石篆山(孔子 道教 佛家三佛 地藏王 鲁班 送子娘娘)
妙高山(泥路翻山 山顶有庙 下山遇窟 四个石窟 右侧山崖有立佛 旁一洞窟为三教合一 此为唯一一个)
北山(仓促 千手观音 孔雀明王 经传 两大佛 古塔 庙里三尊佛像)

5.3
大雨
雨衣雨伞 鞋全湿

宝顶山
(大佛湾 柳本尊 地狱变相 卧佛 毗卢道场 圆觉洞——正中一观音长跪问道、光线正好打到其上 华严三圣 六道轮回 千手观音在修)
(圣寿寺 维摩卧像 文殊问疾图)
(小佛湾 未开放 原因不明 于圣寿寺右侧)

石门山(田间山上石板路)
十二圆觉(右侧靠门的观音头像已遗失或被毁 门外二大天王 五通大帝)
孔雀明王(孔雀头已毁 但孔雀身体雕刻精美 展翅有力)
三清洞

南山
三清古洞
龙(岩壁上 腾空而出 爪已毁)

晚七点多到重庆陈家坪汽车站,公交299路到底站和平路日月光广场,穿过小路的大下坡楼梯到大路找到轻轨1号线较场口站5号口,步行至4号口,马路对面为穆斯林大厦,停车场尽头上4楼到瓦舍。住1号房,条件极佳,性价比一流。见小田,一同步行至解放碑吃好又多(or好又来)酸辣粉以及类似米酒的甜汤。散步至洪崖洞,途经罗汉寺,为《疯狂的石头》拍摄地。洪崖洞看嘉陵江夜景,打车回旅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