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哋重新来过啊”

这个地方,我来了九个月。办公室里面正式员工只有十二个。年纪稍长的,除了新来行政部的一名同事,就是单位的出纳和财务了。平常,我们都喊她们“姐”。她们要是说起我,总是说“那个小姑娘”,正如她们谈及其他的实习生,都只不过是“小姑娘”。四月尾,难得我们这么个单位也来了个男实习生。姐姐们马上就亲切地叫着他的小名了。

受人欢迎是种与生俱来的本领。这个功能,我是没有的。小时候,我为此常常感到自卑。为什么其他的同学都簇拥着,看着特别开心。彼此开着玩笑,闹腾着。我试过加入,不成功。虽然是班长,但一直被排挤。三年级的时候,我有一个皮肤黝黑头发自然卷的同桌。我成绩比她好,脾气比她坏,但老师更喜欢我,因为我成绩好。她有时候放学会飞奔着冲出教室下楼跑过操场,在接送的家长群堆里四处张望,找到我妈妈打我小报告。有一次,课后自由活动,大家都在教室里爱干嘛干嘛。我们的四人小组在玩“井字过三关”。一开始,我没有参与,但是听到她们玩得这么开心,我说:“让我也加入吧。”同桌和她前面的那个男生显然不愿意,可又不好当面拒绝。他们就“吩咐”另一个男同学,说:“你来吧。”这个男同学当时是班上的差生,考试经常不及格,做事也总是慢大家半拍。他挠挠头,就在纸上画了个井字。他先开始,在井字的正中画了个叉。我输了。这时候,同桌给他使了个眼色并说道:“你识做噶啦。”(意为“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那个平常略有些迟钝的同学,看着她,过了好几秒,恍然大悟:“哦!”后面的几局,明明本应是平局,他都故意假装没看到那两个连在一起的圈;有两次他犹豫了,同桌在旁就喊“你识做噶啦”,另外那个同学也马上接到“你识做噶啦”。同学就哈哈大笑,在毫无关系的边边角角画上一个叉。我很想跟他们耗到放学,不让我玩,我也不想让他们玩;我也很想发狠用力大扯同桌那头乱糟糟的发。但我都没有,我就只是冷冷说了一句:“我不玩了。”他们就乐了。

后来,当我大学毕业了,也读研究生了,某一天我又想起了这件事。一个小女孩的用心到底有多险恶,我躺在宿舍的木板床上打了个冷颤。

那时候,还有一个女同学。表面上,我们还算是朋友。她生日的时候,我给她送了她喜欢的歌手的新CD(那个年代都是盗版)。后来,别的同学告诉我,她掰碎了往地上扔还直踩个不停。

这些小学同学我都再也没有见过。

直到了今天,我还是学不会小学三年级生就懂的这套。也许,我最大的优点同时也是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真实。我不假装,不会假装,不想假装。由此而来的伤害,我都甘于承受。

2014.6.18 傍晚

随4

1
每一次需要重新认真面对自己/生活的时候,都以为无比艰难。遇到挫折和不想面对的事情之时,也只会像鸵鸟一般将自己藏起来,起码是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藏起来,生怕别人发觉再加以安慰或者嘲弄。是不是我的内心还不够强大,抑或生活技能也有所欠缺呢?正正相反,我是对自己有过于足够的信心,以至于未能达到预设的期望,就唯有失望失落。
我试图以自己所熟知的方式带自己走出目前所在的迷雾。失落倒不是在于事情实现与否,也不是实践得好与坏。这些非黑即白问题皆不重要。在乎或者说重要的是,在这之后的发展。一环扣一环,人都是在害怕当前这一步棋会否是关乎最后成败的一着。

2
我不是什么处理危机和解决问题的高手,EQ实在是低。前阵子,某个网络心灵鸡汤又说,EQ低有一个标识——过于敏感。
敏感在我们这么些个文科生/世人眼里的文艺小青年眼中从来不是件坏事。相反,一颗敏感的心正正意味着善于观察的眼和善于聆听的耳。一切都是从这些个感官来的呢,难道不是?是的,可是在社会和职场之中,观察和聆听之后应该是大而化之和八面玲珑。
学会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困难。但当我明白之后,却又走不出来了。
人与人之间只存在价值,如此这般的交往又有何意义?对每个人都只能笑笑而后点点头,永远只说无关痛痒的话开无关紧要的玩笑又有何用?

3
明明我的教与养中,诚实和真诚都不是关键环节。可偏偏,我就偏偏死死牢牢记住了:人要活得真实。
这也许是从书本来的,但书本没有告诉我现实中的真实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真、善、美发展到了今天,唯有”美”还能勉强在人前算作一回事。这个”美”也不是古人所言的品德,只剩下躯壳呈现的诱惑了。

4
很久很久没有更新,话倒是越说越没法往长里说。尽是些断断续续的小念头,也无多大意义。絮絮念念,絮絮念念,自己的心也变得无法正视。讨厌毫无依据、毫无语境的话。

随3

反射弧长到了天边,发散开去,绕过月球,又飘到了哪儿,才又转回来。
我的朋友,性情果真冷淡的我,才终于发现,此刻的路走得真有些远,回头的路不知何时可见。
四年又四年,麦当劳又在送玻璃杯,那年的我怎么想得到我会在此处做着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从卑微的自己开始,从一个栖息的屋檐走向无尽的世界。

随2

我看见别人恶毒的嘴脸

我不害怕

反而冷静地后退了一步

 

真正站在我身旁的

只有  我

以及 我不放开的 死灵

兔子

人像我幾乎是不拍的,因由是懶得跟模特溝通。但在旁邊偷拍倒是樂趣不少。

20140524-004915-2955031.jpg

20140524-004913-2953176.jpg

20140524-004914-2954643.jpg

我到底在做什麼?

每次別人問我你到底在做什麼的時候,我總得想想,仔細而又認真地想想。並不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是搞不明白到底如何去陳述平日的忙碌。

我到底在忙什麼?

每每別人這麼問,我總得自問;每每得到的答案總是:“額,就是做活動的嘛。”

要我具體去說,我總是不願意一一具體說明,事情呢,多而雜,簡單而又繁複,每次認真講解,朋友總會一副“你瞧你被可憐擠壓使喚”的樣子。我承認我是雜工。

今兒,我忽然又明白了,算是某種程度上的想通了,為甚麼這份有一半時間我都在想辭職的實習我遲遲不願放手。那是因為它滿足了我的一切幻想:它囊括了所有我想像過自己想要/願意/能夠從事的工作。這個圈子有著自身的光環,表面的虛榮掩蓋著身後的疲勞,但實則上帶來的,肯定不是金錢,算不上是人脉,卻肯定是見識。

反思上周的崩溃和抱怨

想把工作辞了,去内蒙流浪一个月。

随1

慢慢地,身边留下来的都不是当初费煞苦心经营的;年岁渐长,君子之交和细水长流,也渐渐明白,也越发珍惜。

蜀地 6

回来之后,觉得很难过。

我还是不太擅长道别。

蜀地 5

5.2
雨天
泥路

茗山寺(两小时车程 一小段泥路步行上山 精品 风化严重 八个大像 两个被锁画家画画)
孔雀洞(孔雀明王 厨房 四洞窟 三毁存一)
舒成岩(大足境内 半边庙 说了好久才肯开门 道家 明淑皇后等)
石篆山(孔子 道教 佛家三佛 地藏王 鲁班 送子娘娘)
妙高山(泥路翻山 山顶有庙 下山遇窟 四个石窟 右侧山崖有立佛 旁一洞窟为三教合一 此为唯一一个)
北山(仓促 千手观音 孔雀明王 经传 两大佛 古塔 庙里三尊佛像)

5.3
大雨
雨衣雨伞 鞋全湿

宝顶山
(大佛湾 柳本尊 地狱变相 卧佛 毗卢道场 圆觉洞——正中一观音长跪问道、光线正好打到其上 华严三圣 六道轮回 千手观音在修)
(圣寿寺 维摩卧像 文殊问疾图)
(小佛湾 未开放 原因不明 于圣寿寺右侧)

石门山(田间山上石板路)
十二圆觉(右侧靠门的观音头像已遗失或被毁 门外二大天王 五通大帝)
孔雀明王(孔雀头已毁 但孔雀身体雕刻精美 展翅有力)
三清洞

南山
三清古洞
龙(岩壁上 腾空而出 爪已毁)

晚七点多到重庆陈家坪汽车站,公交299路到底站和平路日月光广场,穿过小路的大下坡楼梯到大路找到轻轨1号线较场口站5号口,步行至4号口,马路对面为穆斯林大厦,停车场尽头上4楼到瓦舍。住1号房,条件极佳,性价比一流。见小田,一同步行至解放碑吃好又多(or好又来)酸辣粉以及类似米酒的甜汤。散步至洪崖洞,途经罗汉寺,为《疯狂的石头》拍摄地。洪崖洞看嘉陵江夜景,打车回旅舍。